澳门百老汇4001 - 人到中年————刘彩艳

不知不觉间,四十多年的光阴在我的指尖上悄然溜走,已人到中年。回首昨天,蓦然发现一个懵懂的少女已经变成了中年女人,心似乎微有不甘,又有点恍然,中年就这样不期而至。

记得初读汪国真的《仓促地到了中年》时,似懂非懂,只觉得冗长。那时的自己,更喜欢他的“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,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”。而今读着“像被河水冲刷的船,你仓促地到了中年,体态、面容、眼神、心境都被盖上了中年的印戳。回头望去,鸟飞蝉噤、红枯绿瘦,青春已溜得不见踪影;向前看去,鹤发鸡皮、枯萎蹒跚正在逼近。”对这一段话,心底里的同感油然而生。青春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,那么仓促地,就到了中年,岁月的痕迹已悄悄地留在了脸上,眼角的皱纹,鬓角的白发,都在叫嚣着中年的到来。猛然间有了不知道“时间都去哪儿了”的惘然,时光已悄悄的溜走了,那些未曾实现的愿望和内心深处的渴盼,那些温柔的思念和牵挂,在岁月中散发着醉人心脾的淡淡馨香,悠然而遥远。

人到中年,没有了少年时的懵懂和天真,没有了青年时的激情和向往,似乎,回忆成了对过去最好的缅怀,曾经的年少轻狂,曾经的豪情万丈,只剩下一丝无奈的苦笑,如同噙在嘴角的茶的余韵,亦苦亦甜,回味悠长。

人到中年,没有了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单纯,没有了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的柔肠百转,没有了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的忧郁。年少时,最喜欢苏轼的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豪迈和狂放,而今似乎更喜欢他的“回首向来萧瑟处。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的洒脱和淡然,对生活,少一分执拗,便多几分释然。

人到中年,不再沉迷金庸古龙的侠骨柔情,不再追寻琼瑶的风花雪月,也不再神往三毛与席慕容。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也成了遥不可及的轻叹。人生中的很多风景,早已是过眼云烟,生活的暖,是夜里为自己点亮的那盏灯,是孩子纯真的笑脸,是双亲能安享的晚年,是爱人的陪伴。

人到中年,肩上的责任更重了。上有需要照顾的老人,下有正在长大的孩子,你不再是为自己一个人活着了。曾经最喜欢坐在窗前听雨,喜欢戴望舒《雨巷》中的那把油纸伞和那个丁香姑娘,而今似乎更喜欢那句“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”。现在每每遇到下雨,心里想的更多的就是接送孩子时不要让他淋到雨。对老人,唯一的期盼就是他们能健康和平安,享受天伦之乐,颐养天年。

人到中年,最难得也许就是一份懂得,善待自己,感恩生活。

2019-03-11 11:36:28 来源:本  站 责任编辑:于文信